旧茶若如初

多事之秋啊…



开满鲜花的圣地真的存在吗



你这个可怜的小虫子,匍匐虽然没有长出一双翅膀飞过去要快,但那更适合你。

什么天使呜呜呜呜!!!

愛兒:

这次是,一张张截图了药草撞倒的动图,
确保了一张不少!
他是什么天使,我落泪。

重温第三部

发现除了Skipper说话时,三只大多是面无表情,后面的表情细节好评hhhh

Alex他们动用Private的基金时也是超凶!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啦

【风药】长夜。

春告钟。:

*黑风药
*ooc有
*有一颗想开车的心却没有开车的技术…喷了









  
  
  药草看到全身暗紫的风箭手第一反应居然不是逃离。
  
  或许是平时的他过于温柔,以至于就算变了一个样子,药草还是下意识的相信他就是他。但周身流动的黑紫和击中他小臂的箭矢又无时无刻不在撕裂这个事实——他变了,并且变得十分危险。
  
  他再也不是那个温柔的风箭手了。他再也不会摘下药草头上的一片叶子然后笑着说你今天也很可爱,或是在药草累的睡着了的时候轻轻将其揽入怀中赐他一场好眠了。或许…——对。就是或许。或许这些记忆此时早已不复存在,不知被碾碎在何处成为飞扬的粉末,当他坠入黑暗的时候,这些或许就早已被当成无用之物而被抛弃了…但。
  
  “风箭手…”
  
  他仍旧带着几分贪恋温暖的悲伤呼唤了这个名字。并且,伸出未被伤及的手臂,做出拥抱状,像曾经千千万万次他们做的那样。随即他悲伤的想,他肯定记不得了,这样做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不是吗?
  
  那为什么…自己要伸出手呢。
  
  认识到这一点之后,药草为自己无能为力的期待而沮丧,他好看的棕色眼眸里蒙了层阴霾,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那眼里最后的一点希望也如不断被寒风摧毁的火苗——直到方才它还是旺盛的,这时却只剩星星之火。
  
  就在他要放下手的瞬间,手腕却被人握住了。是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他面前并盯了有一会的黑风箭手。他没有带眼罩,于是那双黑紫的双眸与药草直直的对上了眼。药草还记得方才他看风箭手眼神的感受——那仿佛是一潭充满淤泥的死水,浑浊不堪,看不清任何情绪,嗜血和虐杀在下面肆意翻滚,窥一而知全部,只要见到一眼,就能明白那是多么深重的恶意,而如今这么多的恶意全被装在了一双眸子里,令药草心痛不已。
  
  平时这双眼眸装下的是信念和温柔,发亮的是一往无前的光,如此这样…就像是被玷污了一样。
  
  而现在…这双眸子…这双眸子…咦?
  
  月亮不知何时悄然移上,照亮了他和风箭手,也得以让他看清风箭手的眼睛——那深不见底的黑暗深谭中…仿佛、仿佛掉进了一颗星星一般,居然生出了些许鲜活的情感,像是黑暗中的一束光,海面上的一座灯塔。*
  
  药草连话都忘记了,他心中那将息的火焰此时仿佛又要重新燃烧起来。
  
  风箭手用另一只手细细抚摸过他脸庞,像是恋人间的调情,带着些温柔与爱意,他顺着脸颊一路往下,姿势也从托起脸庞的手掌变为划过喉结的食指。磨了茧的手划过皮肤的时候药草有些难堪的动了动,这个动作让他想起曾经的风箭手总是会这样欺负他…嗯,在床上。
  
  “我记得你。”风箭手有些迟疑,像是在思索。“你是我记忆里经常出没的人,好像很重要。”
  
  “…你没有忘?”药草的眸子明亮了几分。
  
  “忘了。我不知道你是谁,以及做那些有什么意义。”风箭手答得很干脆。
  
  “哦…”
  
  “所以,我决定了。”
  
  风箭手将整个身子压在药草身上,将他硬生生推倒在地,不顾药草碰到伤口的痛呼,他几乎是急不可耐的——撕开了药草的衣服。
  
  “?!!!”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之后药草恐惧的向后退去,就算伤口疼的很厉害也无暇顾及了,他不能——不,他不愿意和这样的风箭手做,这样的他根本就不是原来的他,他——
  
  “老实点。”说着他便毫不留情的抓住了药草受伤的手臂,在听到人突兀的惨叫之后勾了勾嘴唇,看到药草因为过于疼痛而蜷缩起来的,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更是有某处无法言说的地方在躁动。他此时觉得自己仿佛有两个,一个声嘶力竭的吼着你不能这么对待他,一个饶有兴致的说这不是你的愿望吗,现在他是你的了,不开心吗。
  
  “风箭手…呜…停、停下…呜…”
  
  药草夹杂着哭腔的呼唤让他的理智彻底崩弦,他俯下身去,在那裸露的脖颈上刻上自己的痕迹——或粗暴或轻柔。
  
  他能感觉到身下人的颤抖和抗拒,可越是抗拒风箭手就越发兴奋。他露出微笑,食指轻轻划过自己咬过的地方,像是在欣赏一般仔细又认真。
  
  他确实在欣赏。他在欣赏自己身下的人…或者说,猎物。
  
  他低头,逼迫药草和他接吻。黑化了的守护者毫无温柔可言,舌头横冲直撞的在药草口腔里肆意翻滚,不顾身下人无力打在自己胸膛的哀求,直到感觉他有些软软的要坚持不住了之后,才恋恋不舍的放过。
  
  药草已经没有抵抗的力气了,他此时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唾液从嘴角溢出,伴着通红的脸颊与未褪的泪水,看起来十分诱人。
  
  风箭手再一次俯下身去,这次他不再撕咬药草的皮肤,而是伏在他身边低语。潮湿的热气和低沉的嗓音让药草又是一个激灵。
  
  “让我了解更多。”
  
  说罢他就开始含住那瓣耳垂慢慢的撕咬吮舔,像是在品尝一颗甘甜的糖果。
  
  夜晚还很长。
  
  
  
  END.
  
  
  
  
  *“…仿佛掉了一颗星星一般”节选自p大的《残次品》,并未完全引用。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乔澄>低调学习中:):

#羡澄

妄想护你一生一世。

————
p2来自盗图

我终于放假了。

之后疯狂补番。

放心下个月放假老爷们就能看到我更新了。

祝大家国庆快乐。

【曦澄】论黑化涣是怎么抱走江宗主的

什么神仙!!!

迢良夜:


脑子抽风写的文系列
欢迎调戏,不喜勿喷


————————————————————


    当尚且在云梦过小日子的江澄听说姑苏的蓝宗主性情大变的时候,刚削好递到嘴边准备下口的苹果啪一声掉到了地上,欢快地滚了几遭,果肉被滚的黑乎乎的


    话说到一半的江家弟子吓得一句话大气不敢出一声


    江澄看着地上的苹果惬意地挑了下眉,露出了一个近乎愉悦的笑容,收回视线,顺势向后一躺,


“哦?怎么个大变法”


    站在身旁的人显然没能窥探出自家宗主的意思,只能把外面的传言说了个一字不漏
   “外头说,泽芜君这几日气性越发重,不说没了往日的温和,连含光君都受罚了,现在的蓝家弟子比江家弟子过得还提心吊胆……”


     听到这里,江澄抬起长腿就给那人来了一脚
  


    “提心吊胆是吧?啊?!”


     那人也没觉得多痛,心里到是不慌,朝着自家宗主嘿嘿一笑“没有没有,心和胆都放的好好的”


     自家宗主外头的人不知道,自家人还是知道的,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刀子嘴豆腐心,哪里想外头说的那么不近人情


      江澄看着那人的傻样,很是恨铁不成钢的补了一脚,这一下可把人踹的直哼哼,这才悠哉悠哉的站起来,拍了拍本就很是整洁的衣服


     走上前把那个苹果一脚踢了出去,那个东西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江澄的视线跟随那个弧度一路投进了水里,噗通一声,愣是把江澄的好心情全给勾了出来,转身朝后面还在哼哼的人努了努嘴


“走,看热闹去!”


——云深不知处


    正值清晨,林间的飞鸟被学堂里朗朗书声惊的四处逃窜离开,准备寻个安生地方


     蓝曦臣面无表情的看着底下一个个规规矩矩大声朗读的各家弟子们,心里很是嫌弃,真是一点灵性都没有
      不像曾经的江澄,总会瞪了个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当时尚且比他高出一个头的自己,一想到那人他心里就软成水,在心河间荡来荡去,荡得他直没了脾气


想着,眼睛就投到了当年江澄坐的那个位置


      那个位置上正努力扯着嗓子的弟子被盯得脊背一凉,但心下还有些不确定,壮着胆子从书间悄悄抬了一下眼眸,一个对视吓得只从心底冒出的寒意直窜的头皮发麻,声音明显的颤了一下,当他发觉自己的颤音在整齐划一的书声中尤为突出的时候身体更是猛的一抖


      完了完了,本来就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现在还在他眼皮子底下犯错,不会又要抄家规吧,啊啊啊啊不是说泽芜君最是温润如玉了么,哪个不长眼的传的,你家玉冰棱做的吧,怎么办,怎么办


      这一幕正好被从走廊路过的江澄尽收眼底


      心下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这泽芜君怕不是被夺舍了吧,或者说这蓝家短袖的毛病会传染?那孩子还挺小吧……咦~


      蓝曦臣立马就发现了站在门口的青年,暖色的光撒满了整个走廊,丝丝缕缕有些依恋地投向青年挺拔的身躯,温柔地抚摸那人俊俏的脸庞


      让他看的有些不太真实,一下让他有些恍然,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过他了,最后一眼还是他苍白着脸说着


“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听见……没有,把我那份儿活得好一点”这一眼就是恍如隔世,蓝曦臣的视线贪婪地描绘着那人的模样,不敢放过一丝一毫


那个在崩溃边缘的弟子发觉那眼神终于不在自己身上了,手指一下松了刚攥的发皱的书本,改虚扶着


    而这时蓝曦臣是一眼没瞧,猛的前倾身子想要冲过去抱住那人,但又在半路上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克制住自己,沉下心,准备慢慢走过去


    而这细微的身形摇晃被江澄敏锐地捕捉到了,心下对传言倒是真信了几分,并且准备离他远一点
被判了“死刑”还尚且不知的蓝曦臣正端着急迫又不逾矩的步伐迎了上去
 
  “江……宗主来了怎也不提前说声,在下该要在门口迎接才是”蓝曦臣对上江澄清澈的眼眸说道


   他后者依言挑了一下眉,“不用,我就是来看看金凌,就不麻烦泽芜君了”然后不着痕迹地拉开身体间的距离


   蓝曦臣有些神伤,再抬眼又是一副谦和温柔的样子


  “来了便是客,江宗主可要随在下移步寒室”


     这话说的江澄也没好意思反驳,只得回了一句“叨扰了”
      诶?等等,你家招待客人的地方在你睡觉的寝室里??是你太奔放,还是我太含蓄了,这么“亲切”有些接受无能


     可惜当江澄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到了寒室门口,真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恨不能跑回去把刚在学堂门口的自己打一顿


    江澄进寒室的背影可以说是很萧瑟了,有一种深陷虎口无能为力的挫败感,可在对面静室的魏无羡看来,江澄的背影可以说是相当的羞涩与含蓄,毕竟江澄是一个很会隐藏感情的人,今天居然进了寒室!!啧啧啧,我都没进去过(并没有很遗憾)


     我就说这几天大哥怎么心情如此阴晴不定,哦~原来还真有“夫妻相”这一说


     魏无羡兀自摸着下巴脑补的很是开心,他的“好兄弟”在寒室却是坐如针毡,整个房间充斥着蓝曦臣身上特有的檀香,压的他都快透不过气了,还有这空气中透露的暧昧是个什么情况


     要赶上平时江澄的暴脾气早走了,可这次反应慢的是他自己,现在翻脸显得自己很是无理取闹,啊不对,是不可理喻,诶也不对,然后江澄就陷入了先是疑惑,后来又一度到了恐慌的自我挣扎中
     但只是一瞬间,蓝曦臣的动作就把他从小情绪中牵了出来,只见他拿起一个苹果,动作优雅的将果皮削出长长的一条,然后将削的近乎完美的苹果递到江澄面前。


      江澄盯着那个似曾相识的苹果,平静的眼眸深处有一丝龟裂


     “蓝宗主的待客之道当真是热情”说着只能接过,却迟迟没有动嘴,“不知蓝宗主邀我来此所谓何事”


“emm……是关于金公子学业的问题”蓝曦臣才发现眼前的江澄并不是那个与自己相伴多年的人,而引他来此也没想好措辞,着急忙慌就把做了自己多年外甥的金凌推了出去


“金凌犯错,你大可不必顾忌我,怎么让他有记性怎么让他来”


然后金凌在树上打了个尤为响亮的喷嚏,然后就被江澄听见了,因为此时的金小公子正在不远处的树上窥伺一切


     自蓝曦臣这尊大佛一句话没留就待着他舅舅走了,学堂里一会儿就喧闹起来,金凌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孩子(雾),然后他就根据各方蓝家游走的弟子的指引来到了寒室的不远处,为了能打探到第一线报,他爬上了树。


    江澄心下就是一阵狂喜,几乎是下意识堵住蓝曦臣的话,说道
   “金凌顽皮,做了不知礼数的事,我这就把他拉过来给你赔罪”


    说完就急不可耐的转身欲走,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蓝曦臣逐渐被染红的眼睛


     在他刚走到门口,准备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的时候,被身后一道巨大的拉扯猛的向后靠,然后是一阵始料不及的身形不稳,跌进了一个炙热的怀抱里,那个怀抱有些颤抖,可以看出一种尚有些理智的克制


     江澄惊了一阵后,猛的抬头看向蓝曦臣,这才发现蓝曦臣的眼晴充斥着他无法理解的情绪,手中的苹果咚的一声敲在地上,发出闷闷的声音,也同时敲在了蓝曦臣的心上


     他看着江澄有些湿漉惊恐的眼睛,猛的上前吻住了那眼睛的主人,发狠般想将他拆尽吞入腹中,他再也克制不住那深入骨髓的思念,多少个日日夜夜他都想抱住那个总会窝在他怀里的温热的躯体,能感受到血液的流动,以及强有力的生命力
     而不是一具冰冷的躯壳,以及日日害怕被发现他私藏的胆怯与惶恐


      江澄被这强有力的吻给亲软了身子,尚存的理智驱使他极力想要推开他,可此时的蓝曦臣是他从没见过的强势的蓝曦臣,像一座大山一样压迫着他,推也推不开。


      那块软肉几乎要顶到喉管,让他无处遁形,一会儿又舔这上颚,灭顶的快感让他整个人都酥麻起来,人早已是七荤八素,像是被什么操控的木偶任由那人侵犯


      当他发现腰上游移这一只大手时,他害怕了,这份害怕让他瞬间找回理智,然后就是一阵恶心,他祭出紫电向前面失去理智的人猛烈一攻,那人被这一记伤的狠狠退了一步。


    江澄趁机疯了一样的逃了出来,身后的人稳住身形后死死盯着前方的背影


      你就这么想要逃开我?!前世他们都说你宁可死也要离开我……我怎么敢信,你刚才是不是觉得恶心?你怎么可以觉得恶心!!!我那么爱你,那么爱你?!我们说好要一起活下去的,可你却只丢下了我一个人在在那个世界上


      在对面正准备看好戏的魏无羡看到江澄衣衫不整,疯了一样的逃了出来,以及身后那个近乎疯魔的熟悉的脸,就发现事情已经在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


      他立刻拉起在他身旁抄家规的蓝忘机,冲出静室。当蓝忘机看到自己的兄长如此模样,心止不住的抽痛,他们是亲兄弟,他能感受到兄长受到的巨大的痛苦,那沉重的痛苦压的他几乎站不住脚,可他必须稳住,他得救江澄


       他正准备冲上前,就看到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在他眼前一晃而过


        金凌死死的拖住蓝曦臣的手臂,他不能让他伤害他的舅舅,他也不知道原来他可以有这么大的力气牵制住了泽芜君,但这份力量耐不住长时间的消耗,很快就被甩了出去,幸好魏无羡上前接住了他,


     而此时蓝忘机也正极力想要将人稳住,他不可能去伤害自己的兄长,他只能尽力拦住他,不让他犯下大错


   其实周身围绕着黑气的蓝曦臣并没有大的动作,他只是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一步一步逼近江澄,此时江澄虽已然神志不清,却在金凌被甩出去的瞬间,冲到他身旁
   “舅舅,舅舅!你怎么了?”金凌看着抱着他,却一言不发的江澄心中窜起寒意


    “婴!陈情”此时用琴音控制住蓝曦臣的蓝忘机朝魏无羡大喊


     顿时,整个云深不知处响起陈情恐怖的声音


     令云深不知处的所有人都是一阵惊慌,必是出了什么大事,纷纷朝这边赶来
     然而那声音对蓝曦臣没有一丝影响,却在响起的一瞬间,木讷的江澄直直的倒了下去
     “舅舅!”金凌大喊


      当众人赶来时,看到的就是昏迷不醒的江宗主与神智不清的蓝宗主
  


     一阵兵荒马乱后,结束了这场闹剧


     次日,江澄在客房悠悠转醒,睁开地第一眼就是金凌几乎贴脸着急的面容,把他吓了一跳


     “你离我这么近干什么”


      “舅舅没事了,没事了”听见江澄熟悉的调侃,惊喜地向外大喊


      门微微一动,外头的人却没有走进来


      江澄被金凌吵的直皱眉,开口说道“蓝曦臣呢?”
      金凌脸上的笑脸一下凝固住了,转头不带任何情绪地说道


     “寒室”


       江澄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才说道


      “带我去”


       金凌一下有些犹豫,迟迟未动手,江澄兀自拖着虚弱的身体从床上起来,金凌只能扶着他走向门边。


       江澄拉开门,迎面扑来的是冰冷的空气,让他一下子冷的一顿,才抬脚走出房门,在他开门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蹲在一旁的魏无羡,他没说话,径直走了出去,期间金凌还回头看了他一眼


       一路走来,尽是蓝家人神色复杂的眼神,但此时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在寒室门口的蓝启仁瞧见了他,满是歉意的说道
    “江宗主怎么没好好休息就来了,此事是我们蓝家的错,定给江宗主一个答复”


     江澄闻言摆了摆手,说道“不用,我想进去看看他,他怎么了?”


     “心魔魇住了,只能等他走出来,现在他的情绪很不稳定,贸然进入神识实在不妥”说完又欲言又止,“江宗主若是想进去恐是会……”


     江澄闻言也只能站在门口,他总不能硬闯进去
     他看着清晨寒冷的阳光眼睛有些酸涩,站在门口,他能听见里头痛苦的挣扎,那人在用一种极力隐忍又卑微的语气喊着他的名字,像是一记一记敲在他的心上


     良久,等他回过神,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在蓝启仁惊疑的的目光下走了进去,入眼的是蓝曦臣蜷缩在床上不停颤动这身体
      当他走近,床上的人似乎感觉到了他的靠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平复了下来
      他用自己冰凉的手指小心翼翼地触碰他惨白的脸,然后慢慢俯下身子,附耳说道,
      “蓝曦臣,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里我抗住了一切阻碍同你结为了道侣,我笑得很开心,我从来不知道我也可以这般无忧……可是,好景不长,再入眼我成了一具尸体……躺在寒室”说着他睁着泪眼看着这寒室的周遭,继续说道,“你日日与我共眠,每天讲着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我看着你日日憔悴,却无能为力”


      在他说话间,蓝曦臣已经睁开了清明的眼,抓住了他的手
      用虚弱沙哑的声音说道“那是真的”


      江澄难得笑了出来,很温柔的眉眼,说着最是残忍的话“假的”


      “那是真的!”蓝曦臣极力想要解释,可他没办法说,这件事本身就让人无法相信,脸色逐渐灰败


       “那是假的,对我来说那就是假的,我不能体会我会爱上一个男人的心情,我不是与你在一起很多年的那个人,我也不会因为知道这件事后可怜你,而与你在一起,我们从来都不是一见钟情,他们没有,我们也没有”


       蓝曦臣嘴唇微颤,可像是如鲠在喉,什么也说不出口


      “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江澄有些红脸的说道


       蓝曦臣几乎被巨大的喜悦冲昏了头,猛的抬头望进了那去温水般的眼眸,此时江澄能看见那深邃的眼眸里自己的身影,视线在空中一交错,两人皆是克制不住的展开一个笑容,温暖了对方有些寒冷的心



————————


    此后的每一天,江家弟子和蓝家弟子都能看见大爷一样的江宗主,和跟在他身后笑得很痴汉的蓝宗主


   此外,江湖上更是出了一个新的传言,关于江宗主和性情大变蓝宗主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推测出是一见钟情













End


——————————


写到一半,觉得这什么烂东西,可都写了,就硬着头皮写了下去,千万别嫌弃,虽然我自己都很嫌弃


写到一半脱离大纲了解一下,如脱缰野马🐴


好了,完


   


    
  

问卷来自 @段子今天产粮了吗 这位!

是对饼干们的初后印象! 

我永远喜欢所有饼干!

病入膏肓💦:

·《第五人格》对《恶灵附身(The Evil Within)》的抄袭录

在开始前我还是有几句话想要讲的,讲给肯听的人,也讲给自己。
《第五人格》从内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从最开始爆出抄袭《黎明杀机》的那刻,我对其的好感度就一直在下跌。虽然后来杀机的制作组出面宣布与《第五人格》进行合作,可边角的小抄袭料一直不断,比如《瓢虫之年》、《鬼妈妈》,还有我接下来要重点进行说明的《恶灵附身》。
第五人格欠太多所谓的“被撞梗”的作品一个解释。黎明杀机仅仅只是大众所看到的,所能看到的最大的一个面,而在这个面下还有千千万万个没有得到像样答复的小面。
试问在各种矛头直指其抄袭的实锤下,是一句“常见撞梗”“和开发组想到一块儿去”能够搪塞的过去的吗?
不,这绝不可能。
没有人会甘愿任自己的心血被“借走”,何况还是在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这叫“偷”,不叫“借”。
你伤害了他人所珍重的得意之作,总有一天会一次性偿还你欠下的债。虽然这欠债还钱的一天可能会晚到,但绝不会失约。
好了,废话不再多说了,就让我们看一看《恶灵附身》究竟有哪些东西被“借”走了吧。

两周年快乐!!

是EC的动物pa上半部分…!



老万真·鲨鱼!看到P2立马联想到老万的牙,于是写了!


而且感觉查鸽和万鲨的相处模式应该@很可爱!体型差什么的!

跑跑姜饼人好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