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茶若如初

“ 啊…这儿沈南初,据说是个(咸鱼)杂食动物. ”

是个文手,画手养成中。
国创圈子大多都入了,大爱开宝小花仙以及摩尔x
本命CP是伽小,其次是梅安。
喜欢梅特和红蛋,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最后悄咪咪说我喜欢有人给我评论。
(虽然大概人家看不到这里)

向着所愿前行吧!嘿嘿

【雷安】安迷修发烧二三事






#雷安处女作,如有ooc致歉





#发烧的脑洞,短打







安迷修有点怪怪的。





太阳穴嗡嗡嗡地响,好像有一万个佩利在耳边叫。






不仅如此,还全身发热,面色潮红。





这在雷狮看来和安迷修一丝不挂在床上勾引他有什么区别。






安迷修低头纸巾丢进了垃圾桶,伸长胳膊把床头柜的一盒盒抽拽了过来,






“雷狮,”




“怎么?”




雷狮瞥了他一眼,






“你觉得其中不包括你的责任吗?”



“怀了就生,我雷狮又不是养不…”





安迷修叫让他住口。





站在床边的雷大爷耸了耸肩,





“去帮我找个温度计吧,我好像有点烧…”







雷狮顶着残留的一丝良性去客厅的药柜里找温度计去了,不一会折回来





“咱家好像没温度计吧。”






“怎么会,我之前明明见过来着…”






安迷修蹙起眉头在脑海里回想,忽然额头抵上了一片温热的温度





雷狮细细感受着安迷修额头的热度,鼻尖几乎触到安迷修的鼻梁。






一时间安迷修不知该望向哪里,雷狮那对深邃的紫眸,扑鼻的薄荷香都让他有些恍惚。






一会,雷狮站了起来,摸着额头,





“确实有点烧,一会我让卡米尔带点药…”






他忽然停了下来。






“喂,安迷修。”







“你的脸怎么更红了?”

那个…Skipper把敌人当作友人的那一集,Kowalski在让Skipper变回原样之前,是亲吻了这个仪器么…?还是我之前没好好看?
总觉得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和朋友改个图玩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就很帅
Skipper给嫁吗

米木立十子:

所有事物面前
钱是老大

有评论简直能幸福到升天…

船长续航中:

确实……是这样……

Cookie_骨科沉迷/高三暂退:

我评论和红蓝一向从不吝啬!!!所以我理直气壮地呼唤爱(

程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有道理

一鍋吃撐的胖達:

看到這個必須要說一說了,我知道一個太太,也是提倡評論點讚,三番五次上竄下跳地在世界中心呼喚愛,小透明看了會沈默大大看了會流淚。但是她自己卻從來吝於給這些東西,有沒有人能解答一下我的疑惑,為什麼這位太太說一套做一套?:-)

延命治療:

现实总是很残酷的(苦笑)……每次一画画就特别冷清,别说互动了连个红心都没有(

没办法,只能坚强地活下去了(。

宵旬:

是这样的

黑暗向设定段子

太棒了呜呜呜
我要吹爆这位作者!

明媚:

白吃各位太太粮食多年,终于憋出来一点粮回报圈友……○| ̄|_望不嫌弃
全员黑化,各种私设请慎点……


【rico】


拥着嗡嗡作响的电锯与尸体起舞,没有比这更美好的杀戮。rico自顾自的沉浸在舞蹈中,并没意识到上好的西装溅满鲜血。


还活着的敌方领袖早就吓得面无人色,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令人作呕,对rico而言却是和早餐的煎蛋香气一样的日常气息。


他的舞蹈充斥着扭曲的欢乐,打着拍子在血泊中踏步旋转,直到一个听着带有笑意,却无比冰冷的声音打断他。


“That s OK, my dog. ”


日本黑帮的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突然出现在晨雾之中的西欧青年。他站在不远处,一身黑色西装完美贴合身材,微微挑眉,平静地打量着眼前的人间地狱。


“你——你只是他的狗?!你是我们的家族继承人!你怎么——”


skipper点起一支烟,看着日本黑道最后的掌门人惨叫着消失在电锯嗡鸣之中。


rico拾起来地上那把象征身份的古刀,想了想脱下身上西装,可上面都是血——他又扯下白衬衫,用它用力摩擦刀鞘。


赤裸上身的年轻武士缓步来到青年身前,这疯狂的恶魔此刻安静得出奇。


skipper吐出一口烟气,透过雪茄的迷香看着他虔诚地在面前跪下,双手捧起古刀,上面没有任何血迹。他的主人俯身提起古刀,赞赏地轻笑出声。


“Good dog. ”






【kowalski】


“为这种事弄脏手真是不值得。”skipper冷眼看着实验品——那金发的女人绝望地喊叫,虽然透过加固过的实验玻璃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我觉得她蛮漂亮的,你还真下得去手啊科学疯子。”


“这是一种乐趣。”kowalski拧动旋钮加大电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仪器上波动的曲线。“而且没有任何东西会比科学更迷人,也许您该更尊重一下它,至少为了我——以及您不会在明天早上发现自己已经泡在了福尔马林里 ?”


skipper不屑地冷笑一声,端着马丁尼走远,“你先想办法通过我的看门狗吧。”


kowalski躬身以公式化的疏离笑容回应他。


“这很简单,”他低声说,“只是我还不想。”






【private】


“skippah——”软软糯糯的童音打断了他的思路。


skipper不悦地从地图上抬起头,private穿着旧式英国贵族的礼服转了个圈。


“怎么,小东西——你需要一个朱丽叶吗?”他丝毫不掩饰语气中的讽刺,“我现在倒真想给你刺上一剑。”


“您这样的朱丽叶我可是不敢要的。”private笑得天真,“您会提把剑砍了我家所有人,然后哼着歌把我捆起来扔进地牢。”


skipper挑起眉毛。


“你该感谢我的基地没有地牢。”


“我当然应该。”小贵族露出堪称灿烂的甜美笑容,“我衷心感谢您的爱。”


——以及您的罪行与教诲。

【梅安】追光者







#日常监禁play  不是)






#被和谐地我都以为自己在开车













微弱的灯光照在男人的头顶,掠过银边的眼镜,泛着暗暗的光。







梅特墨菲斯口中哼着小调,一步一步地下着楼梯,仿佛步伐中都带上了些轻快。






漫长的楼梯终于结束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男子:一只手被钉在墙上的镣铐锁着,白皙的脚踝上也被沉重的锁链束起,可以看到还有一圈红色的磨痕,约摸是挣扎所致。









“安安——我来看你啦。”






梅特墨菲斯的语调微微上扬,带着愉快的意味。









“…”








栗发脑袋毫无生气地垂着,并未回应梅特墨菲斯亲昵的话语。








梅特墨菲斯踏着有些冰冷的地面,一步一步地来到安德鲁的面前,指节从宽大的袖子中露出,钳住了安德鲁的下巴,缓缓地抬起








安德鲁的嘴唇微张着,稍长了些的刘海遮住了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如果不去注意微弱的呼吸,可能会误以为这人已经死去。








梅特墨菲斯右手小心翼翼地拨开了安德鲁额前的刘海,那双眸子也随之露了出来。







眼眶带着乌黑的眼圈,失去了以往带着的冷静与睿智。剩下的只有疲惫与几许绝望。








“安安,”







“回答我啊…”







梅特墨菲斯注视着眼前的安德鲁,忽然,眼中染上了一层恐惧,他猛地抱住了瘦削的安德鲁,口中不断喃喃着






“安安…快回答我…”







“我的心好慌…你快回答我啊…”








“回答我好吗… 现在就回答我…”








随后,梅特墨菲斯听到安德鲁缓缓吐出的,低哑的几枚字眼。






“咳咳…”






“安安——?”







梅特墨菲斯的字尾颤抖着,带着些惊喜的意味








“…梅特墨菲斯”







“我在…!”








“求… ”







“求你放过… 薇薇和爱德文他们…”








“他们是无辜的… 呃…!”









梅特墨菲斯双臂的力度微微收紧,眸中的红色暗了下来,









就那么重要吗?








那些家伙。









我的安安…你已经自身难保了,还在为他们放弃你心中最后一点自尊。








你的心中究竟把我放在什么位置…又或者,亦根本就没有我——?








想到这里,梅特墨菲斯咬了咬牙







凭什么…





我的地位与他们相差那么多…我才是全心全意对着你的人…








我爱你爱到都疯了… 你也不肯多施舍半分目光给我…







你从来都是这样,给了别人珍贵的柔情,又狠狠地将人甩开,保持着一段距离。







你真是个残忍至极的人。










“哈…”








“哈哈哈哈哈…”








梅特墨菲斯突然有些诡异地笑了起来,肩膀也跟着颤抖了起来,红瞳中带上了些惑人心弦的意味







“我的安安,已经太迟了——”







“很快,很快… 安安就再也别想见到他们了 ”









安德鲁的身子猛地一颤,瞳孔紧缩







“你说什么…?”






“安安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梅特墨菲斯一个个的字眼重重地叩击在安德鲁的心上,随之狠狠地颤抖起来








安德鲁突然激烈地挣扎了起来,锁链相互击打发出有些吵闹的响声








“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这么残忍——!!他们根本没有做错任何!你就非要赶尽杀绝吗!”







脚上的一圈红痕已经破了皮,渗出丝丝血迹,但安德鲁的挣扎的力度未停下一分一毫







梅特墨菲斯抬起头,对安德鲁露出了一个微笑









“如果要怪,就只能怪安安你了。”








从袖中掏出的针筒猝不及防地刺入安德鲁的脖颈,眼前很快被睡意侵袭。








怀中的安德鲁渐渐安静下来,梅特墨菲斯放轻了力度,在毫无血色的唇轻轻印下一吻,双臂默默地环地紧了些











“如果一定要与人保持着距离,那就别在一开始给我阳光啊…”









“我,可是会当真的哦。”









给RK和po打call!!

打滚打滚打滚:

RKK!p2是很痛的滤镜p3是抽风(??)

(wb之前发的填坑…改了卡片图案

被和谐地气的要死时看到了天使
吹爆他我要

鴕鳥→高三潛水中:

魔法AU
青春真是好啊(老人式發言

趁機表白香料太太TOT每天能吃到這麼多好糧真是太高興了......讚美太太......
(不知道怎麼在文裡艾特orz希望太太能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