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茶若如初

多事之秋啊…



开满鲜花的圣地真的存在吗



你这个可怜的小虫子,匍匐虽然没有长出一双翅膀飞过去要快,但那更适合你。

【雁默/微all默】漩涡 (序)

什么神仙太太呜呜呜呜


搓一手的泡:


血色琉璃树下,上官鸿信抬头,眼神带着不可置信。


“这一剑下去,你会有答案。”


墨狂应声出现他的面前,他眼神恍惚,似是听到了幻觉。


“我….我做不到…”


他又低下头,颓丧的放弃般的自语,像是跟着眼前的人说,又像是跟着自己谈话。
他的拳头握紧,对于他而言,师尊的一切,便是他的一切。
可是,他不愿意面对眼前的事实。
其实,这并不是事实,他想着,暗示着,催促自己抓紧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你没选择的余地。”


那冰冷的,却又是事实的阐述。


他起身,脚步缓慢而又沉重。
墨狂在他的面前,渗透着淡淡血迹。
他缓缓抬起手,却总是凑不上那剑柄,他望着他,眼神阴鸷,“师尊一开始便是这样想的吗?”


默苍离不惧这样的眼神,他看惯了生生死死。
人命消逝的太多,他都忘却了,自己已经是一个活人的证明。
只是呼吸着,却也不在乎着。


至少他表现的样子便是如此,他的内心,是不愿意任何人进去的。
即使他罕见的对上官鸿信的照顾,那也是对于他的补偿。


“若做不到,便自尽,我从来不缺你这一个徒弟。”


默苍离用布擦着手上的铜镜,眼神冰冷,语气冰冷,整个人都冷冰冰的,他偶尔看着上官鸿信几眼,却不再让目光投向他。
上官鸿信眼神的黑暗愈扩愈大,他的声音也带了危险的气息。


“师尊从来不在乎我吗?”


默苍离转身,将手背在身后,不再言语。
上官鸿信看着面前的那条身影,那曾经自己不止一次想要达到的高度,想要获得赞赏的目光。
血色琉璃树的琉璃光亮熠熠,带着温柔与希望。
可笑的场景,可笑的人,可笑的想法。


他终于握住了那墨狂。


那口剑,承载着生命,责任,还有负担。
他将他拔了起来。


默苍离闭眼,上官鸿信亦闭眼。


-


“鸿儿,过来。”


“师尊,这天冷,你怎么出来了。”


“给你带了酒。”


…….


“鸿儿,羽国需要和平。”


“师尊…”


“我会帮你。”


……


“鸿儿,有些错误,一旦犯了,便永远不会有补偿。”


“师尊…我知道了,关于这次错误,我以后一定会更加注意。”


“恩,回去吧。”


…..


“鸿儿…”


“鸿儿….”


-


那声音由刚开始的温柔渐渐转化。
什么时候,那些东西变了,还是从一开始,就是已经在布局了。
什么时候,他开始一步步的算计,用了三年的时间,要让用那么残忍的方式,让自己的坚持,崩溃到虚无。


上官鸿信睁开眼,却已是另一个人你的样子。
他眼神阴暗,暗的像浓墨化不开。
他眼前的人在他的眼中,也混为一团黑暗。


他的手中,断云石已经准备就绪。
默苍离平素跟普通人无异,他全无内力去感受那种变化。


“师尊…”


这一声,却让默苍离猛地睁开眼,惊觉不妙。


“我做不到,我也不会让别人做到。”


断云石自两边传入,在空中化为一道链条,紧紧扣住了默苍离的双手,紧接着上官鸿信手握墨狂凑近他的身后,一手点了他的睡穴,他的眼神可怕,却温柔的接过默苍离倒向自己的身体。
墨狂化于手中,上官鸿信打横抱起默苍离。


那是他第二次那么近距离的跟师尊接触。
第一次,他背着他,他在他的背上,安心却又担心他的责怪。
这次呢,上官鸿信看着默苍离平静淡漠的表情,却暗自对自己轻轻嘲弄。


他惧怕的,从来不是世人,羽国的混乱。
那只是可以在和平情况下的,一种安逸的状态。
他不是圣人,他不是救世主,他不是所有人可以依赖的对象。


他可以尽自己的全力,去守护自己的族民,自己的王国,自己的亲情,自己的力所能及的,可以去决定生死的那一切。
可是他做这一切的目的,却不仅仅只是为了他们。


-


“鸿儿,你希望羽国不再混乱吗?”


-


那双眼里的,对自己的信任和确定。


他是上官鸿信,却也只是上官鸿信。
怀里的世界,便是他的世界。


没有他,那上官鸿信又是在哪里,又是何种身份,还存在在这里吗?


所以,师尊。
恨我吧,爱会慢慢消散消失,恨能永远记住一个人。


我的师尊,只成为我一个人的。


他抱着默苍离,脚步却不停。
那琉璃树距离他越来越远。


最终,他们的身影模糊,消失。

新年!!!




快乐!!!!

好累啊,活着好累啊,干什么都好累啊,可又提不起勇气去死,因为疼嘛




好累啊,好累啊,干什么都好累啊

Marvel



你想干什么,每次把观众虐吐,虐的死去活来




你想干什么啊……

这只企鹅为什么可以在短短几秒内

就露出这么多每一个都能让我原地嚎叫的表情

什么天使呜呜呜呜!!!

愛兒:

这次是,一张张截图了药草撞倒的动图,
确保了一张不少!
他是什么天使,我落泪。

重温第三部

发现除了Skipper说话时,三只大多是面无表情,后面的表情细节好评hhhh

Alex他们动用Private的基金时也是超凶!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啦

【风药】长夜。

春告钟。:

*黑风药
*ooc有
*有一颗想开车的心却没有开车的技术…喷了









  
  
  药草看到全身暗紫的风箭手第一反应居然不是逃离。
  
  或许是平时的他过于温柔,以至于就算变了一个样子,药草还是下意识的相信他就是他。但周身流动的黑紫和击中他小臂的箭矢又无时无刻不在撕裂这个事实——他变了,并且变得十分危险。
  
  他再也不是那个温柔的风箭手了。他再也不会摘下药草头上的一片叶子然后笑着说你今天也很可爱,或是在药草累的睡着了的时候轻轻将其揽入怀中赐他一场好眠了。或许…——对。就是或许。或许这些记忆此时早已不复存在,不知被碾碎在何处成为飞扬的粉末,当他坠入黑暗的时候,这些或许就早已被当成无用之物而被抛弃了…但。
  
  “风箭手…”
  
  他仍旧带着几分贪恋温暖的悲伤呼唤了这个名字。并且,伸出未被伤及的手臂,做出拥抱状,像曾经千千万万次他们做的那样。随即他悲伤的想,他肯定记不得了,这样做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不是吗?
  
  那为什么…自己要伸出手呢。
  
  认识到这一点之后,药草为自己无能为力的期待而沮丧,他好看的棕色眼眸里蒙了层阴霾,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那眼里最后的一点希望也如不断被寒风摧毁的火苗——直到方才它还是旺盛的,这时却只剩星星之火。
  
  就在他要放下手的瞬间,手腕却被人握住了。是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他面前并盯了有一会的黑风箭手。他没有带眼罩,于是那双黑紫的双眸与药草直直的对上了眼。药草还记得方才他看风箭手眼神的感受——那仿佛是一潭充满淤泥的死水,浑浊不堪,看不清任何情绪,嗜血和虐杀在下面肆意翻滚,窥一而知全部,只要见到一眼,就能明白那是多么深重的恶意,而如今这么多的恶意全被装在了一双眸子里,令药草心痛不已。
  
  平时这双眼眸装下的是信念和温柔,发亮的是一往无前的光,如此这样…就像是被玷污了一样。
  
  而现在…这双眸子…这双眸子…咦?
  
  月亮不知何时悄然移上,照亮了他和风箭手,也得以让他看清风箭手的眼睛——那深不见底的黑暗深谭中…仿佛、仿佛掉进了一颗星星一般,居然生出了些许鲜活的情感,像是黑暗中的一束光,海面上的一座灯塔。*
  
  药草连话都忘记了,他心中那将息的火焰此时仿佛又要重新燃烧起来。
  
  风箭手用另一只手细细抚摸过他脸庞,像是恋人间的调情,带着些温柔与爱意,他顺着脸颊一路往下,姿势也从托起脸庞的手掌变为划过喉结的食指。磨了茧的手划过皮肤的时候药草有些难堪的动了动,这个动作让他想起曾经的风箭手总是会这样欺负他…嗯,在床上。
  
  “我记得你。”风箭手有些迟疑,像是在思索。“你是我记忆里经常出没的人,好像很重要。”
  
  “…你没有忘?”药草的眸子明亮了几分。
  
  “忘了。我不知道你是谁,以及做那些有什么意义。”风箭手答得很干脆。
  
  “哦…”
  
  “所以,我决定了。”
  
  风箭手将整个身子压在药草身上,将他硬生生推倒在地,不顾药草碰到伤口的痛呼,他几乎是急不可耐的——撕开了药草的衣服。
  
  “?!!!”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之后药草恐惧的向后退去,就算伤口疼的很厉害也无暇顾及了,他不能——不,他不愿意和这样的风箭手做,这样的他根本就不是原来的他,他——
  
  “老实点。”说着他便毫不留情的抓住了药草受伤的手臂,在听到人突兀的惨叫之后勾了勾嘴唇,看到药草因为过于疼痛而蜷缩起来的,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更是有某处无法言说的地方在躁动。他此时觉得自己仿佛有两个,一个声嘶力竭的吼着你不能这么对待他,一个饶有兴致的说这不是你的愿望吗,现在他是你的了,不开心吗。
  
  “风箭手…呜…停、停下…呜…”
  
  药草夹杂着哭腔的呼唤让他的理智彻底崩弦,他俯下身去,在那裸露的脖颈上刻上自己的痕迹——或粗暴或轻柔。
  
  他能感觉到身下人的颤抖和抗拒,可越是抗拒风箭手就越发兴奋。他露出微笑,食指轻轻划过自己咬过的地方,像是在欣赏一般仔细又认真。
  
  他确实在欣赏。他在欣赏自己身下的人…或者说,猎物。
  
  他低头,逼迫药草和他接吻。黑化了的守护者毫无温柔可言,舌头横冲直撞的在药草口腔里肆意翻滚,不顾身下人无力打在自己胸膛的哀求,直到感觉他有些软软的要坚持不住了之后,才恋恋不舍的放过。
  
  药草已经没有抵抗的力气了,他此时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唾液从嘴角溢出,伴着通红的脸颊与未褪的泪水,看起来十分诱人。
  
  风箭手再一次俯下身去,这次他不再撕咬药草的皮肤,而是伏在他身边低语。潮湿的热气和低沉的嗓音让药草又是一个激灵。
  
  “让我了解更多。”
  
  说罢他就开始含住那瓣耳垂慢慢的撕咬吮舔,像是在品尝一颗甘甜的糖果。
  
  夜晚还很长。
  
  
  
  END.
  
  
  
  
  *“…仿佛掉了一颗星星一般”节选自p大的《残次品》,并未完全引用。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乔澄>低调学习中:):

#羡澄

妄想护你一生一世。

————
p2来自盗图

我终于放假了。

之后疯狂补番。

放心下个月放假老爷们就能看到我更新了。

祝大家国庆快乐。

问卷来自 @段子今天产粮了吗 这位!

是对饼干们的初后印象! 

我永远喜欢所有饼干!